从终端竞争到大数据竞争 传统医药零售如何走出至暗时刻

   2020年伊始,因疫情倒逼,对传统医药零售业的考验提前到来。一季度,药品终端市场大幅下滑,购买渠道的被动调整更是把不少传统医药零售端企业打了个措手不及。

  在过去的大半年里,疫情导致医药电商业务量剧增,互联网问诊、购药需求被激活,对传统医药零售企业数字化进程的拷问以前所未有的严峻状态推到了他们面前。

  随着2019年《新药品管理法》出台,网售处方药松绑,传统零售端的市场空间被进一步压缩,即使没有疫情倒逼,医药零售行业的数字化转型也早已迫在眉睫。

  在8月13日举行的“西普会”医药论坛上,老百姓(行情603883,诊股)大药房董事长谢子龙、益丰大药房董事长高毅等与会嘉宾针对行业数字化进程的相关问题进行了讨论。

  2020年西普会现场,嘉宾发言环节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方京玉 摄

  

竞争形势严峻:疫情催化医药电商发展

根据“中康CMH”数据统计,2020年一季度,药品终端市场大幅下滑,预计2020年中国药品市场规模为1.78万亿元,较2019年下降2.3%,这是近十年来首次增速为负值。

  因受疫情影响,行业规模整体下滑不可避免,但对以往倚重线下渠道的传统医药零售端企业来说,互联网电商的暴发式增长,以及对消费者购药习惯的改变可能对他们的影响更为长远。

  “中康CMH”数据显示,疫情期间医药电商业务量剧增。1月20日~1月27日,京东大药房感冒灵颗粒、板蓝根等感冒退热药品销售量同比增长5.5倍;京东到家在“除夕”到年初三期间,医药产品同比增长430%。

  与此同时,1月20日~1月29日,阿里健康平台线上交易数据也出现了高峰,而2019年同期阶段却是低谷。数据显示,高峰时期阿里健康平台日均交易额达到1.25亿元,相较于疫情暴发前的2519万元,日均交易额涨幅达到396.8%。

  而在最受关注的处方药市场,处方药的购买人群在疫情期间也出现向线上转移的迹象,即使之前不熟悉移动线上购药的中老年患者,受防疫居家隔离影响,也逐渐养成了网购药的习惯。

  可以看到,在疫情期间,平时低频需求的线上购药被激活,人们对医药电商平台认知度有所提高。不难预计,随着消费者习惯的养成,预计疫情之后,线上购药仍会延续。

  对于刚刚经历了疫情大考的零售端企业而言,市场形势的改变再清楚不过。谢子龙在现场提到,在科技十分发达的今天,整个零售行业的IT技术发展好像太过原始了,下一步技术肯定会倒逼企业转型。

  “下一波科技发展也会引爆下个黄金十年,为什么这么讲?因为特别是这次疫情发生以后,大家都在关注消费者购买习惯的变化,这种变化是因为疫情倒逼的。因为我们的数字化中台一直到今年6月份才正式建起来,过去中台完全没建好。在每一个客群、每一个病种群里面,都要有员工去用粘贴的方式甚至手工记录的方式把一些顾客需求记录下来。”

  

线下医药零售“躺赢”时代已经过去

事实上,对于医药零售端企业来说,即使没有疫情影响,在“躺赢”时代过去之后,数字化转型是在新赛道中需要解决的关键问题。

  2018年谢子龙在参加当年“西普会”时曾公开表示“药店行业的好日子到头了”。彼时,国家医保局成立,国家药监局开始进行机构改革。“我说的好日子到头了,更多是药店行业的高毛利时代快到头了,这就意味着我们会进入行业重新洗牌的阶段。2019年,行业销售规模同比增速放缓、店均服务人数降低。我个人认为,如果没有内生动力增长的话,这对于整个行业来说是巨大的挑战。”

  《新药品管理法》于2019年出台,没有明文禁止网上处方药销售,网售处方药“松绑”对医药电商是重大利好。京东大药房甚至针对“4+7药品”与药企进行谈判,并在今年“6・18”期间推出中标品种慢病专项福利补贴,其中17种药品与中标价格一致。据中康数据统计,今年6月1日~6月18日,京东大药房慢病用药成交额同比增长270%。

  高毅在会上表示:“我考虑的是,如果我们这个行业只会卖药,我们还有没有存在的价值?(如果)上下游把我们渗透,我觉得(我们)很可能被颠覆。我们这个行业的深度价值是什么?利他价值是什么?在生态链里面的价值是什么?第一,我们要有基于大数据提供智能化的服务;第二我们能够提供更专业、更温暖的人工服务。只有把这两个结合起来,行业才会有未来的生存之道。如何围绕这两点匹配我们的组织形态、组织结构、组织文化及人才队伍建设?我们要建立一个数字化的组织外加服务文化的组织。从这两个方向走,我们这个行业才会有希望。”

  谢子龙也认为,数字化转型将对整个行业未来发展产生巨大影响。“我们行业是一个相对保守的行业。过去十几年以来,特别是在2010年以前,整个行业的日子过得非常好,就是因为行业竞争不太激烈。现在资本介入、互联网售药开放等一系列政策出台,很可能会推动、倒逼药品零售行业的转型升级,这将给整个行业带来巨大变革。我个人认为,这些将是未来行业最大的不确定因素。”

  即使在零售端之外,数字化也被更多企业纳入到发展战略中。华润三九(行情000999,诊股)总裁邱华伟提到,“麦当劳这样的传统企业都在用数字技术主动颠覆自己的柜台。数字化是共识。我们再跟一些数字化专家聊的时候,发现实际上医药行业很多是低频生意,我们还是处于起步阶段,所以大家都有机会。”

  

如何数字化?

在数字化已经成为行业共识的现在,如何顺利推动转型、有效开展数字化运营,将考验企业的平台搭建及治理能力。

  一心堂(行情002727,诊股)董事长阮鸿献认为,前十年大家对信息的关注度很高,前五年关注的是互联网,这一年或者未来关注的是大数据。“数字化实际上就是我们在经营过程当中,知道哪些是顾客,哪些顾客的需求是什么。如果说我们可以把商品品类、顾客需求清晰地数字化,未来一定会有机遇。”

  谢子龙表示,对于传统零售企业来说,数字化带来的最大挑战主要还是意识。如果一把手没有这种强烈的意识,很难推动企业数字化转型。“我认为数字化转型给我们行业带来的巨大挑战还是我们整体意识能不能上下齐心、达成共识。另一方面,还有能力够不够的问题,目前最大不足还是人才不足。”

  “数字化转型是企业的战略核心,如果做不好的话,肯定要把CEO换掉。”谢子龙也强调了老百姓对于数字化转型的重视与决心。

  面对益丰大药房的数字化转型,高毅认为,目前企业面临着“开飞机换引擎”的问题。在企业的高度成长过程中,发动机引擎从里到外换掉,实际上是如何平衡短期利益与长期利益的问题。“如果完全不考虑短期利益,这个企业会死得很惨;如果不考虑长期利益,也会死得很惨。我觉得KPI肯定是要改,把长期的KPI和短期的KPI有效地结合起来,从文化到机制上结合起来,这确实是一个大工程。”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