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权威报告:70多国家把人民币纳入外汇储备!美国QE下人民币国际化迎新契机

  人民币国际化再上新台阶,央行公布最新权威数据。

  8月14日,央行发布《2020年人民币国际化报告》,梳理2019年人民币使用情况和国际化发展最新趋势。报告指出,2019年,人民币国际化再上新台阶,人民币支付货币功能不断增强,投融资货币功能持续深化,储备货币功能逐渐显现,计价货币功能进一步实现突破,人民币继续保持在全球货币体系中的稳定地位。

  总体看,2019年人民币国际化发展总体呈现以下特点:

  一是贸易和直接投资跨境人民币结算逆势增长;

  二是证券投资业务大幅增长,成为推动人民币跨境使用增长的主要力量;

  三是人民币跨境使用政策不断优化,先后推出一系列更高水平贸易投资便利化试点;

  四是人民币国际化基础设施进一步完善,人民币清算行体系持续拓展,CIPS 成为人民币跨境结算的主渠道;

  五是双边货币合作持续深化,不断消除境外人民币使用障碍。

  2019年人民币国际化取得多方面进展

  2019年,人民币跨境使用逆势快速增长,全年银行代客人民币跨境收付金额合计19.67万亿元,同比增长24.1%,在2018年高速增长的基础上继续保持快速增长,收付金额创历史新高。人民币跨境收付占同期本外币跨境收付总金额的比重为38.1%,同样创历史新高,较上年提高5.5个百分点。

  根据央行对外贸企业的调查问卷显示,2019年以来,外贸企业参与跨境人民币业务的积极性较高,截至2019年四季度,84.6%的企业选择人民币作为跨境结算主要币种。

  从企业类型看,已开展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的企业中,国外投资企业和港澳台投资企业开展比例最高,分别为88%和89%。大型企业更倾向于使用人民币进行跨境贸易和投资结算,占比达89%。2019年以来,受中美贸易摩擦等外部因素的影响,人民币汇率波动加大。许多企业选择跨境人民币业务作为企业规避汇率风险的手段,占比达64.7%。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我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不断深化,外资持续流入投资人民币债券或股票,证券投资领域的人民币跨境使用规模快速增长。2019年证券投资人民币跨境收付金额合计9.51万亿元,同比增长49.1%,净流入6219亿元。其中,2019年,沪深港通业务跨境收付金额合计1.03万亿元,同比增长22%,资金净流入574亿元。

  截至2019年末,境外主体持有境内人民币股票、债券、贷款以及存款等金融资产金额合计6.41万亿元,同比增长30.3%。其中,股票市值2.1万亿元,债券托管余额2.26万亿元,存款余额为1.21万亿元(包括同业往来账户存款),贷款余额8332亿元。境内金融市场股票和债券成为境外主体增配人民币资产的主要品种。截至2019年末,境外主体持有境内人民币股票和债券规模同比增长48.6%,2019年境外主体新增的境内人民币资产中,股票占比为66.6%。

  此外,从人民币作为国际货币的储备功能看,根据IMF官方外汇储备货币构成(COFER)数据,截至2019年第四季度末,人民币储备规模达2176.7亿美元,占标明币种构成外汇储备总额的1.95%,排名超过加拿大元的1.88%,居第5位,这是IMF自2016年开始公布人民币储备资产以来的最高水平。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球已有70多个央行或货币当局将人民币纳入外汇储备。

  人民币国际化再迎新契机

  报告称,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的基础巩固。境外被调研对象使用人民币结算的比例明显提升,约有69%的受访境外工商企业打算使用人民币或进一步提升人民币的使用比例,这一占比为2016年来最高,接近历史最好水平。

  同时,根据报告调研结果显示,受访境内外工商企业对人民币国际地位的预期较去年有了进一步的提升。未来十年,认为人民币的国际地位不弱于日元和英镑的境内外工商企业合计占受访境内外工商企业的80%,这一比例较2018年的调查结果提升了三个百分点,是2016年以来的四连升,并创下2013年首次市场调查以来的新高。

  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涂永红表示,当前国际经济金融格局出现重大变化,人民币国际化再次面临新的发展契机。一是中国经济增长转正,继续充当全球经济发展的引擎。二是美国极端救市政策长期将损害美元信用,为人民币建立网络效应提供了契机。三是人民币资产收益率和吸引力将持续提升。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美国实施的无限量化宽松等极端救市政策规模已经超过了2008年金融危机,导致美国国债出现负利率,损害了国际投资者的利益。如若此次疫情冲击后美联储不能实现大体对冲的流动性回收及杠杆率控制,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将受到冲击。”涂永红称,与世界主要经济体相比,中国经济基本面更健康,财政与货币政策空间更大,外汇储备充足,管控重大风险的能力更强,人民币国际化有望获得更多市场认可,人民币国际使用的网络将更大更密。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国际金融与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鞠建东等撰文亦称,美国激进的财政刺激和无限制量化宽松政策,使得全球经济与金融体系陷入新困境,国际货币格局将被迫进入大调整时代。未来国际货币新体系的建设需要中国承担更多的责任,人民币的角色将变得越来越重要。

  鞠建东还建议,对外汇储备的资产组合进行优化,改善现有组合中美元储备占比过高的问题,首先降低贸易结算中美元份额,而后降低银行体系的美元化程度,最终降低央行因最后贷款人角色所必须持有的美元储备。

相关文章